报喜鸟(002154.CN)

南山智尚成功过会:仍无法掩盖存货居高不下 经营数据存疑

时间:20-09-28 08:08    来源:新浪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刘雨辰

9月15日,创业板上市委员会2020年第25次审议会议召开,审核结果显示,南山智尚首发符合发行条件、上市条件和信息披露要求。

南山智尚前身为南山纺织(曾用名龙口市东海纺织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4月29日,2017年12月整体变更设立为股份公司。南山智尚控股股东为南山集团,其持有南山智尚90%的股份。而南山集团由南山村委会持股51%,宋作文持股49%,同时宋作文还是南山村委会的法定代表人,南山集团旗下已经有一家上市公司南山铝业,一旦南山智尚冲刺成功,南山集团将拥有两家上市公司。

根据2019年胡润百富榜,山东去年共有75位富豪上榜,宋作文家族以300亿元财富位列山东上榜富豪第三位。南山智尚此次IPO成功,意味着宋作文家族再次迎来了资本盛宴。

根据招股书,南山智尚的主营业务为精纺呢绒及正装职业装的研发设计,公司先后运营了“南山”、“DinoFilarte”等精纺呢绒品牌,以及“缔尔玛”、“织尚”等服装品牌。

资产萎缩,盈利能力下滑

宋作文是烟台龙口人,仅有小学学历的他一手创办了南山集团。凭借南山集团,宋作文及其家族屡登山东富豪榜,并多次位居烟台首富,在今年的胡润百富榜中,宋作文家族以300多亿身家位列山东第三,烟台第一。南山集团的前身是成立于1979年的龙口市东江镇前宋家村村办企业,最早宋通过贩卖木材起家,之后创办了玻璃纤维厂、棉纺厂等企业。作为带头人的宋作文随后被推举为宋村村支书,并在此基础上改制组建为南山前宋企业集团总公司。随着前宋村通过兼并土地更名为南山村,南山前宋企业集团也在改制增资中成为如今的南山集团。

与总资产数百亿的南山集团相比,南山智尚显得有点微不足道。根据《每日财报》的统计,截至2019年12月末,南山智尚总资产20.3亿元,相比2018年末的22.6亿元,缩水逾10%。另一方面,南山智尚的盈利能力也在下滑,2017年-2019年,南山智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6.64亿元、19.97亿元、17.7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9166.86万元、12111.68万元、12103.52万元。去年不管是营收还是净利润都出现下滑,而这恰好反应了公司目前所面临的处境。

需要注意的是,过去三年公司出口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34.78%、29.66%和28.97%,产品主要出口地为欧盟、日本、美国、澳大利亚、英国等数十个国家及地区。2018年以来,贸易摩擦增多,美国对纺织品等中国部分出口商品加征关税,如果未来美国加征关税的范围继续扩大,那么将会对公司的出口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另一方面,纺织服饰行业属于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近几年由于国内劳动力成本的上升,纺织服装产业链的下游逐步转移到劳动力成本更低的经济体,而中美贸易摩擦则加速了这一过程。

目前全球服装行业的主要买手集中在美国、欧盟和日本,新冠疫情导致欧美市场的需求量大幅下降。向前看,危机之下的国内纺织服饰企业必须要进行转型,从出口依赖转变为拓展国内消费,发展自己的品牌,但转型必定是艰难的,在这一过程会有很多企业面临被淘汰的命运,身处其中的南山智尚又该去往何处?

业绩下滑的同时,南山智尚的存货却高居不下,直接反映出公司存在的滞销困难。《每日财报》注意到,2017年至2019年,南山智尚存货金额分别为6.76亿元、7.29亿元以及6.47亿元,占同期流动资产资产的比重分别为 42.95%、45.37%以及45.49%。而招股书中列出的13家可比上市公司存货占流动资产的比重的平均值分别为29.81%、34.6%和34.21%,南山智尚要比同行其他公司高10个百分点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南山智尚在报告期内产生的存货跌价损失金额分别为5781.37万元、7085.7万元以及4111.86万元,对于一家年利润只有1亿左右的公司来说是一个不小的冲击。

此外,作为一家家族式的企业,南山智尚和南山集团自然少不了关联交易,2017年至2019年,南山智尚和南山集团发生的经常性关联交易金额分别为9600万元、1.02亿元以及1.01亿元,对于公司的业绩是一个不小的带动。

经营数据存疑 披露数据被指造假

除了盈利能力下滑,南山智尚的财务数据也出现了矛盾的地方,而这直接指向了公司披露数据的真实性。

根据招股书,报喜鸟(002154)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为公司主要客户,2017年至2019年分别位于公司第四、第三、第五大客户,对其销售金额分别为3963.27万元、6139.42万元、5419.62万元,分别占公司当期销售收入比为2.38%、3.07%、3.06%。而在报喜鸟2017年—2019年的年报中,在对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3527.97万元、4771.67万元,分别与南山智尚的销售金额相差435.30万元、1367.75万元。也就是说,哪怕南山智尚是报喜鸟的第一大供应商,那么南山智尚的销售数据也高于报喜鸟的采购数据,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除此之外,浙江乔治白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也是南山智尚的主要客户,双方在销售金额与采购金额上也存在较大的差异。根据招股书,2017年—2019年,南山智尚分别对浙江乔治白服饰股份有限公司销售精纺呢绒金额分别为2089.04万元、2284.01万元、2979.60万元。而在乔治白服饰2017年、2019年的年报中显示对南山智尚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738.06万元、2242.75万元,与公司销金额分别相差350.98万元、736.85万元,虽然2018年乔治白服饰披露前五大供应商中并无南山智尚的名称,但因此可以断定当期乔治白服饰对公司采购金额低于1962.49万元(第五大供应商的金额),与公司销售金额至少相差321.52万元。两方的数据存在差异,而且数值较大,显然不是误差造成的,很可能是其中一方存在财务造假的行为。

还有一个细节引起了《每日财报》的注意,2017年至2019年,公司精纺呢绒的总产量为1550.75万米、1581.00万米1441.85万米,2019年的产量低于2017年,但公司在主要产品精纺呢绒制造费用情况表中披露,2017年至2019年,公司生产精纺呢绒制电费金额分别为2531.62万元、2891.15万元、3122.95万元,呈现逐年上升趋势,这和产量下滑产生了直接冲突,同样值得怀疑。

尽管南山智尚成功过会,但是市场对于上述经营数据还是充满了疑问。对于南山智尚来说,未来能否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同,一个很重要的依据需要解答好市场的疑虑。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